安静看文

【凯源/架空】棕色腕带|十三(源少)

好感动终于TUTUTUTUT

怡sir.:

上章点我


十三




47




黄昏的阳光透过百叶窗落在了少年的脸颊上,橙色的条纹状光晕是他右边脸颊上一道温柔的刻痕。雨过天晴以后的天气很好,但是从不能走出的房间看外面的阳光果然有种孤单的味道。


因为伤口发炎疼了一晚上没睡着,疲倦的神经到了这个时候终于有些麻痹。王源闭了闭眼睛,昏昏欲睡。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护士推门进来为他换输液瓶,他想换一边手臂输液,持续将近二十小时流入冰凉液体的手臂已然很难受。但动了动嘴唇,他还是合着眼睛什么都懒得说。




“能帮他换一边手吗?”




突然在门口的声音驱散了堆积的睡意,护士站在床沿挡住了视线,但不用看就知道是谁。心跳又活了过来,闭着的眼皮以来者看不见的角度细微地颤动了一下。




“还需要输液很久?”大概是发现了他睡着了,对方的声音变得很轻。




“本来不间断地给他输一点消炎药和维生素即可。但患者要求大量用药,因为他好像一定要在下周圣诞节前出院来着。”




“……谢谢你。”




“不会。你是他的…哥哥?前天守夜辛苦了啊。”




“我们是同学。恩他的父母都在国外所以——”




又简单寒暄了几句,护士将针头拔出,换了一袋新的一次性针管,握住他细瘦的手腕,利索地将针头换到另一边手背,随后收拾了一下换下的空输液瓶以及绷带就离开了。


房间重新安静下来,王俊凯拉了一把椅子坐到一边,又一次开始静观这份睡脸。关了顶灯,由百叶窗窗叶缝隙透过的昏黄光线刚刚好,大概让人浮想的就是这样静谧的时刻.


——你就像睡美人,或者是童话里被困住的小小王子。此刻正好是逢魔之时,他拉过那只冰凉的手放到自己手里传递温度,他的温柔一如片刻前善意的解释和现在的暖暖手心。比朋友更亲密,比兄弟更细腻。这些你都知道,并且为之疯狂。如果他再靠近一点,也许就能听到你心脏的疯狂跃动,就好像要跳出来落到他面前,让他看到里面赤红的投影。




就这样因这种暧昧心动,然后等安静的空气平复胸腔,最后很安心地沉沉睡去。


从始至终王源都没有跟他说过超过二十个字的句子。




——你到底愿意告诉我什么?


——……好痛啊。




那个时候他扬起唇角勾出一个孩子气的笑容,说的是实话没错。麻醉剂的药效一过,伤口一起扯着神经末梢叫嚣。听到这样的回答王俊凯像突然反应过来一样从椅子上跳起来,出门去叫医生。医生们过来检查的时候他只能无措的站在一边,抹了几把脸以摆脱自己的情绪。王源用余光瞟见了他的每一个动作,然后带着逃脱的心理又昏昏睡去,等到醒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留下一张匆匆告别和简单嘱咐的字条。




于是这次也一样,王源再次醒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但是床头柜上有一袋苹果,已经削好皮的一颗放在餐巾纸上,就在他伸手就能拿到的位置。苹果旁边是他自己已经充好电的手机,还有一副王俊凯的耳机插在上面,耳机线里绕着另一张字条。王源将枕头竖放垫在腰后坐起身,单手拿过手机调出音乐,然后塞上耳机啃苹果。


字条上写着:


AN APPLE A DAY,KEEP THE DOCTOR AWAY.




他记得这句话,出现在王俊凯最喜欢的歌手周杰伦的电影《不能说的秘密》里。




叶湘伦为气管不好的陆小雨带来大袋苹果,一颗颗红色果实沿着同样角度的下坡路滚落。


还好就差一点点,没有成为错过的爱情。




48




周二的时候刘志宏接到了王源的电话,对方劈头盖脸一顿牢骚。说是牢骚,话语间其实是让人安心的健气。


“我说哥吃医院食堂餐吃腻了啊。明几个接我出去好好吃一顿?”


“Karry说周五前不让你出去乱跑来着——”


“我擦?你俩什么时候好上了我怎么不知道啊你个忘恩负义喜新厌旧吃里扒外……”


“你能别乱用词吗…”


“他还说什么了?”


“没,就说你想急着出院大概是不愿意误了平安夜的演出,你就好好休息几天别乱跑了。他周五会来接你出院。”




怎么不自己来跟我说?


王源小声嘀咕了一句,又乱扯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年轻人精瘦但健康的身体总归恢复的很快,原本漂亮的锁骨上的伤疤变成了男生的勋章,就是偶尔半夜痛觉残留,但看着那袋放在床头柜上的苹果心情就会好很多。


就这样不声不响接受着对方的青睐,不敢奢求太多却总是超过期许。一场大雨一通电话一个问句无形中重新定位了他们的距离,好像变成了一种谁都不愿意也不敢多说话的关系,却感觉比谁都接近。




周五的晚上王俊凯准时出现在了医院,有条不紊的帮王源办理了所有出院手续。他穿着黑色大衣倚在墙边看着他签字,挂着单边耳机的俊朗侧颜引得路过的年轻女孩侧目,可是他从始至终都只看一个方向。之前的周末王俊凯就去了他家拿了一周份的衣服给他,因为太大的病号服穿在王源身上拖拖沓沓,消毒水的味道掩盖了他本来的气息,王俊凯似乎很不爽这一点。现在王源套着白色的羽绒服,裹着围巾,整个人圆嘟嘟的像一个北极熊。他们一前一后走进电梯,王俊凯看着他的模样表情有所动容,嘴角上扬,本来面瘫的脸重新换上了笑。


一无所知的王源看着他突然笑了有点不知所措,他打量了一下自己一身觉得没什么不对啊——于是露出了更可爱的表情。就是这样的夜晚,车水马龙的镜头定格起来都很美。冬日的冷风吹得人面颊泛红,但这总归比毫无血色的苍白要好。


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王源有一种从监狱里放出来的感觉,这一周他基本上都在听歌或者睡觉,现在全身都软了不动不欢,简直想再打一架…这话可不能说出来,他有预感自己要是再有什么事王俊凯真的会发火的。至于是谁管太宽是谁又很听话的问题就此无人想谈。




“我想吃火锅!”


“出院以后也有忌口,不行。”


“红油抄手!”


“找一点清淡的。”


“说好的伤后大补呢……”




他像个小孩子撒娇一般在旁边跳来跳去,老王大哥凯爷都喊了一遍还是不成。结果居然是被直接拎回家,一进门就有一股鸡汤味迎面扑来。




“这是我妈事先做好给你的。”


“你……”


“所以下次别不小心体。育。课。受重伤,啊?”


“大哥我错了还不成吗。”




两人坐在饭桌前面对面,王源已经记不得他有多久没吃过好好在人家里煮过的饭了,虽然也常在刘志宏家里吃饭,但总感觉王妈妈烧的更美味一点。大概是与医院的食物形成了过于鲜明的对比,王源一边吃一边称赞,还有着饭后病人不用洗碗的特权。


他趴在收拾完毕的饭桌前,听着厨房哗啦啦的水声…这个瞬间特别特别触动。以前小的时候,也会有这么一个人。他在客厅地毯上玩游戏机,而她在厨房里收拾厨具。她抚养自己长大,以温柔的表情拥抱自己,又为他的选择妥协。


大概会这样对他的一个人总归是爱着他的。




已经不太敢总是这么去想。




他晃到了厨房,看着王俊凯卷起袖子后露出的手腕上好好地挂着那条棕色腕带,没由来的眼睛一热。犹豫了半天,他才慢慢吐出一句,“我说,周日晚上别忘了啊,一定要来啊。”




“怎么,有圣诞惊喜吗?”




他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然后轻轻嗯了一声。




49




王源演出的静吧在闹市区那块挺有名气的,但对于除了看世界杯以外没去过酒吧的王俊凯来说,找到这个地方就费了一番功夫。易烊千玺发来短信说刚才在门口碰到了王源,他把他和贺美琪已经带进去坐了。王俊凯的视线越过人群,在正对舞台的地方找到了那么一桌人。


几个听王源提起过名字的人在跟美琪说着趣事,逗漂亮的女孩儿开心何乐而不为。而刘志宏这个自来熟一开始架着千玺的肩膀闲聊了,后来又嚷嚷着要玩牌,结果易烊千玺优雅地摊开手上的同花顺,众人因为刘志宏吃瘪的表情狂笑不止。




王俊凯打过招呼后坐下问了一句,王源呢?然后得到的刘志宏的回复是,千总我敬你一杯——已经可以预见后半场东倒西歪的场景了,国内的平安夜和圣诞节并没有在美国时那么有传统的盛大节日气息,但是节日终究可以成为人们欢聚的理由。年轻的情侣十指相扣一起分享同一瓶美酒,而围成一桌的年轻人也能成为一晚上的最佳密友。


王俊凯刚刚喝了点青啤,场上的顶灯就灭了。舞台上的灯亮了起来,人群发出了一阵欢呼。贝斯手拉长了一串音符,而架子鼓前的鼓手敲着鼓棒打出节奏。乐队已经就位,而主唱却迟迟不见踪影。真当穿着黑衬衫的少年从后台走出来时,全场的惊叹蔓延开来,王俊凯闻声抬头,刚好对上了他的眼睛。




从来不知道一个男生画了眼妆会是这样的效果。黑色的细细眼线将那双杏仁眼衬得更大,仔细看能发现他在眼角点了颗泪痣,眼皮和鼻音涂有一层淡淡的银粉。在加上天然白皙的皮肤和完美的唇形,这张脸在白色的舞台锥形顶灯下是过分好看的容颜。黑色衬衫搭配牛仔裤和马丁靴,右手手腕上一条棕色腕带和绿色编制细绳组合成的复合手链,最简单的衣服和配饰,却有着惊人的气质。比女生还要美,却又明明是男生的英气面容,这种混合的感觉让人错愕。


他变成了所有人的焦点,隔壁左右两桌的女性都开始讨论这位颜值如此之高的少年。而当他的声音出现以后,全场又步入静音。




“感谢大家在此听我随后半小时的演出,我是Roy,祝大家圣诞快乐。”




随后音乐声起,舞台上多色的球形顶灯开始向全场射去五彩的光柱,酒精的气味微醺的面容前,带着电音的清亮声音穿透了光怪陆离烟雾缭绕的空气,来到他耳边。




爱像一阵风


吹完它就走


这样的节奏


谁都无可奈何




他双手握着话筒,身体微微前倾。视线下垂,长长的睫毛像个扇子扑闪。




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离不开暴风圈来不及逃


我不能再想我不能再想


我不我不我不能




歌声太动情,好像他就真的处于一场爱情风暴中。小心翼翼又措手不及。




不知不觉你已经离开我


不知不觉我跟了这节奏


后知后觉又过了一个秋


后知后觉我该好好生活




王俊凯突然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认真听过他随口哼出的歌,不然为什么此时被狠狠击中心底。他想起了夜空下的操场,那个跟自己说着小时候未能实现的梦想的王源。原来他的声音这么得好听,因为在随处可见的地方所以有恃无恐。




Is this a natural feeling or is it just me bleeding


All my thoughts and dreams in hope that you will be with me




Is this a moment to remember or just a cold day in December?


I wonder if maybe


Maybe I could be all you ever dreamed




第一首歌的最后半段以完美的清唱收尾,还没等人群缓过神来第二首英文歌的前奏已经缓缓流淌出来。




I know that it’s true


That I’d rather be anywhere but here without you




他唱出的爱情将会被谁拥有,这个可能性让人幻想然后感觉无限落空。被掌声和欢呼淹没的间隙让人无暇再说话,还有十分钟到零点,王源还有最后一首歌。




“下面这首歌,我想送给一个特别的人。”




王源将话筒从左手换到右手,手腕的手链贴着他的脉搏。唱前面几首歌的时候他的目光照顾到全场,但是现在他只直直的向舞台正对面望去。手指轻推按钮,关掉了麦克风。




“感谢他一直对我的容忍和照顾。感谢他愿意握住我最无力的时候冰冷的手。”




这一句话没有通过扩音器扩出来,隔着散台的人群,所有人都只看见了他的嘴唇动了动。王俊凯眯了眯眼睛,看着王源对着自己微微一笑。




我站在屋顶 黄昏的光影


我听见爱情光临的声音


微妙的反应 忽然想起你


这默契 感觉像是一个谜




送给对于他来说特别的人?


王俊凯下意识得看了一眼刘志宏,而对方也正好表情微妙地看着他。




我们两个人 陌生又熟悉


爱似乎来的很小心翼翼


我想问问你 是不是相信


爱来了这种滋味很美丽




是之前听过的歌,王俊凯反应了几秒直到歌名被唱出来,心里猛然咯噔一下。




心里有点急 也有点生气


你不要放弃行不行


我在过马路 你人在哪里


这条路希望跟你走下去




所以过去那些有意无意回避的可能性在此时被毫无保留的翻出来,他的目光穿过人群只留给你一人。这感觉突然很无解,回忆像幻灯片一样放映。从最初的最初,舞社大大的玻璃镜前,他背对着你站着。精瘦的蝴蝶骨,你后来搂过的肩膀拉过的手心。他趴在你旁边的课桌上慢慢睡着,你从某个瞬间开始若有若无的凝视他的睡颜。后来他每天早晨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长长的上学路上一前一后的身影,江边的风掠过他带笑的眼睛。


然后镜头快进,大雨滂沱的晚上挥之不去的梦魇。如果真的告别,也是一种不可设想的绝望境地。但是他现在离你十五点五米,如此触手可及。他将自己留在一个纯白的地方,然后留门给你,那是个全世界都打扰不了的地方。他还像最初那次背对着你,只要你叫出他的名字,他就会回头微笑,也许还有一个拥抱。




那是爱 并不是也许


可不要忘记你要相信你自己


给我一些类似爱情的回应




这个世界很无情


谢谢你 说一声 爱你 


我很想听




原来他没有不愿意说,他的感情早就放在这里,弥散进你的每次呼吸。




50




还有一分钟零点,王俊凯现在站在舞台后面的化妆间门口。


下半场的女主唱刚好推门出来,他看见了屋里要找的人。圣诞倒计时掐着心上鼓点,他推门进去,里面只有一人,裹着外套黑衬衫的少年抬头对他一笑。




“九!八!七——”




他走到门口,两人面对着面,相对无言了几秒钟。




“六!五——”




他突然抬手关了灯,王俊凯只来得及看清他眼角的泪痣。




“四!三!二——”




他被握住肩膀推到门上,下一秒温热柔软的嘴唇就贴了上来。




“一!!——”




外面的欢呼,音乐,酒杯互相碰撞的声音全部都暂停。


只剩下这个小小的,黑暗的封闭空间。


好像全世界都在这里了。




圣诞快乐,他在耳边说。






TBC


么么哒。



评论
热度(3057)

安静看文

( •̀∀•́ )萌凯源的我

© 安静看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