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看文

来世

来世我们要一起唱歌QUQ这一世你们要好好的在一起

Purple-KR:

业胎关系:它被认为是“彼此身上携带有对方的前世骨头”。这是一种适于夙敌或同伴的关系。(具体自行百度)


感谢脑洞原梗者 @疯月轩 ,也感谢她的授权。


文笔拙略,多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X3,不要当真啊各位看官。


因为原图服饰等,百度和对比后,设定背景为汉朝,若有什么历史问题,欢迎挑错,【我简直开了七八个百度百科和页面╯﹏╰】


********************************************************


#


王源坐在床上,皱着眉头捏着鼻子喝完了那一碗深褐色的液体,苦涩过后入喉略微甜的甘草后味反而让人觉得恶心。随意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药渍,清水漱了漱口,打发下人离开后,王源又开始陷入沉思。


元宵那天禁不住诱惑随着小伙伴出了门看花灯望星星,结果衣裳穿的少了,躺草坪上望星星的时候,自己禁不住风吹,隔天早上便烧得糊里糊涂。


自己也是从小就体弱,家里大大小小的药罐也是换了几个。


更别说昨日自己闷声说了一句衣服穿少了被他们听到了,就见他们掩着嘴巴悄悄的说自己明天肯定又要发热了,弱不禁风的样子,哪里敢带自己出来玩。


身边的同伴也是各个身强体健,不说力气如何,就论发热的次数,就比自己少上几倍。


就这么想着,待到晚上喝药时,对自己母亲说


“母亲,我想学武术。”


“你从小身体就弱,哪里受得了那般苦头。”


“总是要强身健体的,更何况锻炼身体好了,我也便没那么弱了。”


“你要真想学, 母亲送你去就是了,可是母亲是真担心你那身子骨,万一这太阳毒烈,你撑不住倒了又该如何是好。又没个人照看着。”


“不会的。”


“从小我就拗不过你,只要你想做,不半途而废,就去做吧。好好照顾自己。”


按着当朝兵役制度,孩子到了二十岁,还是要服戍兵兵役的,条件不比学武术好多少。男儿身还是要有担当。


林茵想了想,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孩子的头发,端着药碗出去了。


让医生帮着调理了一下身体,一个月后林茵带着王源去了武术馆。


王源看着馆里正扎着马步一动也不动的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人,觉得自己习武的心都被燃起来了。男孩子,哪有不藏着一颗保家卫国的热血心的。


院里有各种各样的兵器,有不同岁数的人在练习,即将成为自己老师的那个人,穿着轻便,却也能看得出是个孔武有力的人,教导指点的时候都能看见那人手臂上的肌肉。


杨杰看见一个妇人带了孩子来,也没有立即走过来询问,反倒是一边提点着这边年岁大一点的孩子动作要标准,把姿势不标准的年岁小一点的孩子往下压了压,一边观察王源。等观察的差不多了,这才慢悠悠的往王源这边走。


王源看着那个被压着的孩子悄悄瞪了一眼他的师父,然后还是好好的维持这个姿势一动也不动。


杨杰走过来,看了看王源的手臂再敲了敲他的腿也没有听林茵说什么,就让林茵回去了,留王源一个人左顾右盼不知道该做什么。


把王源拉到刚刚扎马步不标准的孩子身边,摇摇手,就回屋里喝茶去了。


那个孩子看了看师父,站直身体,教王源扎马步。


“这样扎马步,往前倾一点,不然久了你就摔了。”


“王俊凯你敢教那些乱七八糟的花招看我不打你!”


“师父我没有!”


杨杰端着茶杯站在门口看着所有人,然后解散了其他孩子,留下王俊凯和王源两个人在大太阳底下站着。


“王俊凯你刚刚姿势不标准,师父要罚。”


#


“王源什么时候晒黑你什么时候可以休息。”


“王源你也是,什么时候晒黑了什么时候休息。”


师父走后,王俊凯皱着眉头看了看这个新来的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人,白净的和女孩子似的,下盘跟自己刚来时一样不稳。


自己刚刚就是听到门开的声音,想看看究竟是谁来了,结果抬头看到这个白糯糯的小团子一般的孩子正四处望,跟黑葡萄似的眼珠子滴溜溜转,自己看到这个看起来就甜丝丝的娃子,忘记了自己是探头微微起身才看到的,姿势还没恢复过来,就被师父给揪住了。


王俊凯看了看低着头不说话的王源,继续双手伸直扎马步。却听到王源小小声的在旁边说


“我妈说我怎么都晒不黑的。”


“等会你让其他人给我抹点颜料吧。”


#


这小团子聪明的不得了。


#


刚开始小糯米团子身体不好,每次在大太阳底下扎马步久了,就会眼睛一黑晕过去。自己就和师父一说把他拖到树荫底下躺着,掬了点水弄湿他的额头,抹了点薄荷油在他耳后,自己就回去了,过不了一会小团子醒了喝了一口水又回来继续训练了。


有一回王俊凯半夜解手,看到原本应该呆在房间里呼呼大睡的小团子正在树下扎马步。


怪不得最近总是在小团子下眼睑看到一片青。


他每晚这么练,也没见早上起不了床,总是准点和自己起床晨练。


“你怎么还在这里练。”


“师父说马步一定要稳。”


“大晚上的要睡觉才行啊,你这样第二天睡眠不足又得晕过去了。”


“我是因为身体不好晕过去,不是因为困。”


不是,这人没有抓到重点啊!


“不是,我是说你晚上应该去睡觉了。大晚上的露水又重。”


“我再站一会就回去了,我是从洗澡那段时间开始站的,到这会已经可以了。”


“看不出你这么努力啊。”


“早上总会晕几回,时间都被浪费在昏睡了,要晚上坚持训练,才能赶上你们啊。”


王俊凯就这点点月色,看着树荫下不清晰的王源的轮廓,糯米团子般白净的脸庞上一脸的认真,虽然他还站的不是很稳,有时候和自己说话抬头的时候腿还有点抖。


“干嘛要赶上我们啊,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训练计划啊。”


“我想跟你一起训练嘛。”


那个时候的王源脸上的表情,认真的好像自己是非常重要的人一样。


王俊凯想,原来他和自己一样,在刚进来的时候,会在晚上默默的一个人加训。


只为了一个不服输,不甘心自己落后他人。


只不过王源多了一个想要和自己一起同步训练。


#


还记得王源第一次和大家一起绕着山头晨跑时,风刮过竹林传来的声音在清晨听着格外悦耳,还有大家跑步时,踏着小路踢踢踏踏的声音,王俊凯深吸一口气都是满满的新鲜空气。


然后转头就看到王源哼哧哼哧的跑过来,运动量猛然加大的他脸庞泛着红色,衬着他原本白净的脸庞更好看。


王源深吸一口气,还想和自己说话。


“跑步别说话,都喘不来气了。”


“那……那你还跑那么快。”


“我就跑的很快怎么了。”


看着这个昨天才刚来半天的小团子,王俊凯瞥了一眼,跑得更快了。


结束了晨跑后,大家喝了水,慢慢和着正在渐渐上升的太阳回到训练的地方。王俊凯看着依旧跟在自己身后的王源,转头对他说


“你干嘛老跟着我。”


“我想跟你做朋友嘛。”


“那你干嘛不跟着其他人。”


“我看面相觉得你和我最合得来。”


“噗,还看面相。你都看出什么。”


“我还看出……你肯定想当一个大将军。”


“你还真看得出来……”


#


王源心想,这都不用看,平常和大家闹着玩你就爱扮大将军,整天瞅着大将军的那把刀眼珠转也不转。是个人都知道你想当大将军了。


#


“那你呢,你想当什么?”


“大将军的朋友。”


“你能认真点吗?”


“我想当一个像卫青大将军一般的将军。”


太阳正在慢慢升起,阳光透过竹林,王俊凯看着光线里的王源,他的睫毛很长,他的眼睛在说到梦想时会发亮。


“哪有你这么白净的卫青。”


“我不是卫青。”


“我是像卫青一样可以保家卫国的就算白净也是大将军的王源。”


“那我就是像卫青一样可以保家卫国不像王源那么白净的大将军王俊凯。”


#


从那天晚上看到王源加训后,王俊凯就再也没把他当虚弱时常昏过去的小团子看。


他每天晚上都在洗澡完后和王源一起回到树下训练,不时教他训练的小技巧,或是当时自己独自晚上加训时的训练计划和目标。训练结束后和王源一起回到床上倒头就睡,第二天在叫他起床。


慢慢的,王源扎马步也非常稳,晨跑也不喘了,也能跟上自己的脚步了。平日里大太阳地下训练晕过去的次数也在减少,冬天也没有如他妈妈说的那般容易感冒发热了。


现在还能在晨跑时在自己身边一边说话一边跑。


王源总是能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能逗的别人哈哈大笑,他的见解也很独到,总是能和自己说到一块。


当然,不是逃避训练这回事。


他们训练可认真了!


他们慢慢不再是只扎马步,他们拿起了长短不一却一样重的木棍,或是其他的兵器,一招一式有模有样。


师父总会让他们一声口令一个动作,时快时慢的折磨他们的动作。


但是王源总能做到不错,偶尔自己还会错呢,他却从没错过,他似乎天生对数字或是这种游戏方式敏感。


只不过最好笑的是有一回,自己发现,他捏着木棍时右手动作不对,他一直都没有错过,下盘很稳,手却一直是错的,却能在下一个动作时准时接上,不知道是怎么换的手。看得王俊凯忘了下一步,又被杨杰罚了一顿。


“哼,不专心训练小心当不上大将军。”


“你才当不上呢!”


看着王源拿着棍子往肩上放还一抖一抖的得意模样,王俊凯瞪大了眼睛朝他喊。


王源看着他猛然瞪大的眼睛,走过去轻轻用木棍打了打他姿势不到位的小腿。


“看什么看,姿势不到位,腿绷直了!”


“王源,不喜欢休息是吧,这么爱示范,那就和王俊凯一起加训吧。”


“……哦。”


看着咬着嘴唇憋笑憋得很困难的王俊凯,王源摆好姿势,瞪了王俊凯一眼。


早知道就不管他去休息了。


“笑什么笑!不许笑,都是你!”


#


王俊凯想,王源是一个很好的朋友,他的习惯他的笑话他的梦想他的说话方式他的行动还有他的心性和性格,都和自己太像太像了。


相处的时间越久,就觉得越像。


十二岁时遇到十一岁的王源,成长到现在的十六岁的自己和十五岁的王源。


王源成长的越发精致,他脸颊上的婴儿肥慢慢瘦下去,凸显出他的杏眼又大又亮,像藏进了世间万千的美好事物,眉毛把他的脸颊衬得很英气,高挺的鼻梁下薄薄的嘴唇。


王源的面容能够把他的实力藏起来,他总是在和大家比试前,对别人的口头挑衅一笑置之,弯起的嘴角不仅甜丝丝的,却也在这时,才昭然若皆的展现出他的实力。


很多时候王俊凯看他依旧觉得他就是那个当年十一岁软软绵绵的糯米团,可是过招时,就会发现他笑的时候,发的力却不小。


每招每式也是虎虎生风。


看着王源的脸,就会分神的。


他的眼睛会让你忘了行动,把一切思维都暂停。


王源干净到极致的面容。


十五岁的王源除了比武时会让人记起他十五岁,平常打闹起来还是和孩子一样,嘻嘻哈哈没正行,怎么玩的开心怎么来。


却又没有孩子的对第一的倔强。他大度,性格也开朗。


不少人夸他,和他玩。王俊凯还是觉得,王源仍然是他一个人的好朋友,特别好的那种。


#


特别好的那种


就是他伸手王俊凯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他的表情看一眼自己就知道他想要什么的那种


就是一起晚上加训白天晨跑一路同步训练站在一块用个毛巾都会打打闹闹永远有讲不完的话的那种。


他一个人的,最特别的,好。


#


王俊凯有很多其他人不知道的小秘密,就只有王源知道。


他特别黏人,做什么事都要喊自己,也不是不愿意去,就是觉得王俊凯黏人起来就和当初自己家里养的猫咪一样,看到你会到你身边蹭一蹭,睁着个眼睛盯着你看个不停,直到你把它抱起来。


王俊凯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管自己。


和胖虎他们去喝酒,不行。


就喝一口,不行。


再多睡一会,不行。


多休息一会,不行。


跟别人上街去,不行。


和他去就行。


你看他多黏人。


“王源你看,这缸里的鱼生宝宝了!”


晚上他们加训的时候,王源正擦汗呢,就听到王俊凯不知道何时已经跑到了院里的大水缸前,看到鱼生了宝宝朝自己大喊。


“多少只多少只?!”


师父说鱼怀了时自己每日来看都不见什么时候生,自己一不每天看了,它倒生了。


王源冲到水缸前,就着不太亮的月光看向缸里,为了看清,王源还直往水缸里凑,近的就差别人一脚就能帮他进水缸里。


王俊凯看着他的姿势,生怕他脚下一滑整个人就落水缸里了,伸手揽着脖子把人捞回来,王源转头笑着对他说


“你说到时候我捞几尾鱼回房里养师父会说我吗?”


夜色里,王源笑着转头,半张的嘴唇,眼睛泛着粼粼水光。


一汪深泉里藏着一尾鱼一般。


“你就让它在缸里游着吧,你的小罐子这么小,哪里盛得下这只鱼。”


“哦好吧。”


“回屋吧,明天还要训练呢。”


王俊凯揽着王源的脖子往屋里走。


王源心想,走路就走路吧,王俊凯就是爱黏人,非得缠着人一块走。


#


王俊凯有很多其他人不知道的小秘密。


就在刚刚,看着王源的眼睛,他有想要吻他的冲动。


这是王源也不知道的秘密。


王源知道很多,自己把能够分享的秘密全都告诉了他 ,他和自己太过合拍,无论是思维还是行动。


自己或许是太久没有见过女孩子了。


王源只是对于自己来说,不一样,很不一样而已。


他和自己有相同的梦想,和自己有相同的爱好。


他就像另一个自己。却又不是另一个自己。


#


王源自己也有很多秘密,很多很多。


王俊凯只知道其中一点点,比如说自己吃的很多,比如说自己曾经有一个青梅竹马,比如说自己的喜好。


这只是一点点,就像鱼缸里的那尾鱼,秘密却是那一缸水。


王俊凯不知道的事情很多,就像上次师父放大假,王源带他回自己家里玩,自己抚琴他吹笛。


王俊凯吹笛时喜欢闭上眼睛,王源其实也有这个习惯,但是他却在那时看着王俊凯的侧脸,院里的梨花被风吹得在空中四处飞散。


一曲落,王源收回视线,拾起落在琴上的花瓣放在一旁,再抬起头时,看到王俊凯看着自己不说话,王源笑了笑。


“你吹笛子吹得真好,我这琴好久不练了都忘了。”


王俊凯不知道,合奏时,王源改变了想法。


他不再想和他一同征战沙场,不再想当一个骁勇善战的将军。


活的平凡一点,每日可以和他一同合奏,这一生也足够了。


这话告诉王俊凯,他一定会生气的,一定会说自己玩物丧志。


从小就立志当一名将军的他,一定会从此和自己这个不求上进的人不再来往。


所以王源没有说。


他没说他其实更喜欢抚琴作赋,也没有说,当初只是为了强身健体才学的武术。


#


放大假那回,王源拉着他上街买东西吃,拿着那点少得可怜的钱币,也不敢买。


许久没有买吃的,王源都看花了眼,只是最后只买了几个馒头,趁着热乎劲儿,带着王俊凯爬上家里后面的山头,俯瞰全城喧哗,啃着手里烫手的馒头。


王源啃完自己手上的馒头,伸手去摸自己手边的最后一块馒头,没碰到馒头,却碰到了王俊凯的手,王源一惊,回头看时也看到王俊凯的眼睛,王源笑了笑,拿起馒头,掰了一半递给王俊凯。


王源白生生的手给自己递过来那半块馒头,王俊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接过馒头接着往嘴里塞。


突然想起那天自己和他合奏时,一曲奏罢自己睁开眼,看见的是梨花落在琴旁,他低着头,头发没有像平时训练时一样绑成一个球,上半部分梳起,下半部分的头发随着他的低头垂在颈边。


他抬起头,看向自己,整个人干净的像书里的神仙。


#


大假结束,就是更为艰苦的训练,随着年龄的增长,任务就越重。两人成年后,武术馆里和自己同一辈的人越来越少,新来的孩子也越来越多,王源和王俊凯便黏得越发紧了,他们总是孩子们面前的示范,师父总会让他们在孩子们面前过招,两人每次都不相上下,点到为止。


你来我往间王源也没有真的用力去踢,王俊凯也只是装装样子般的伸手挡了挡他抬高踢过来的脚。


外人看来两人打的难分难解,只有师父知道他们也就是唬唬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两人连六成力都没用上,不过也就是这两个人碰上时,要是换了别人,认真的不得了,十成十的力就冲了过去,不让人节节败退都不像这两个人。


又结束了一轮示范,王源问王俊凯一身汗要不要去后面的湖里洗一洗,王俊凯点了点头。


路过院门口的一颗桃树,王俊凯笑着让王源等一等,他三两下爬上树,摘下一个桃子就往树下丢,也不管王源接不接得到或是要不要接。不过王源就像是和他说好了似的,总是能准准的接住他往下扔的两个桃子。等王俊凯爬下树后抛给了他一个,两个人用衣服下摆擦了擦就咬了一口。


到了湖边后,两人也没有什么害羞,直接脱了衣服裤子就往湖里奔,冰凉的湖水浸的人神清气爽,湖不深,站起后没到腰部。王源闭了闭气往水下游了游,再游出水面后看到王俊凯正拿着一直带过来的擦巾沾了水擦身体。


阳光正盛,王俊凯站在水中专注的擦着手臂,十八岁肌理分明的身体,挂上薄薄一层水珠后折射出的光不由得让王源红了耳朵。


被水微微打湿的刘海分成几个尖尖,露出他的剑眉。王俊凯的十八岁,桃花眼正是最勾人的时候,睫毛很长,眼尾稍向上翘,黑曜石一样的瞳仁常往上面作斜视,黑白并不分明,并不是浑浊的不分明,而是晕染四周,朦朦胧胧的分界线。常常看得别人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顺着他。


意识到自己已经盯着王俊凯太久了,王源转回身,慢慢往水深一点的地方走,矮下身子低下头,捧着水润了润自己红透了的耳朵。


王俊凯在那边正擦拭着,突然想起来王源不知道游到哪里去了,转头就看到那人整个人缩在水里,毛茸茸的后脑勺和红彤彤的耳廓。


这小子在害羞什么呀。


傻子。


“王源你再不洗我们就要回去了。”


“你不洗我帮你洗啦——”


那人猛然站起来,对自己吼,颊上一片通红,被水浸湿的刘海服服帖帖的贴在额头上。


“滚——”


#              


师父有事要出门一趟,今天就不起早晨跑了。于是王俊凯就没有叫醒王源,两个人迷迷糊糊的睡到晨跑完后,王俊凯在师弟们叫醒后,揉了揉眼睛,想起今早师父不在,但是还是要自己训练的。


坐起身醒了醒神,打算叫醒旁边的王源。


每次自己不叫他他就不起床,大有睡上一天的样子。王俊凯随意扎了扎自己散乱的头发,摇了摇身边睡得正沉的王源。


王源动也没动。


王俊凯这时也清醒了,想着再拖下去就没时间训练了。于是穿好衣服后,全身压在王源肚子上,撑着一只手不让自己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


伸手戳了戳王源的脸颊,一边戳一边对着王源喊


“起床啦~”


“王源儿别睡了~”


“王源儿~~~起床~~”


“源源~~~”


王源皱了皱眉,用手挥开一直打扰自己睡觉的手。无奈耳边一直有声音,扰得王源迫不得已睁开了眼睛。


王俊凯伸手捏了他的脸弄得王源嘴巴嘟起,笑着说


“王源儿,起床了~”


好说歹说把人哄起床了,拉着人好好吃了剩下的为数不多的早餐,训练去了。


还好把人叫醒了没有陪他继续睡上一个上午,才刚训练了两个时辰,师父就带着一个人回来了。


馆里好久没有来了女孩子,所有的男生都看呆了。


温婉的女孩子,如墨的瀑布般的长发,青丝上别致的绾了一个发髻,桃花簪子衬得人越发动人。


“源公子。”


那人施施然向王源行了一个礼。


“晚晴?……”


#


王俊凯知道王源有一个青梅竹马,却不知那青梅便是师父之女。


杨晚晴的出现,把他和王源八年来的生活全部打乱。


她会坐在树下看王源训练,再比自己先一步把早已打好的水递上来。


她会红着脸悄悄给王源递手巾。


她会在师父好不容易放假时扯扯王源的衣袖让王源陪她玩。


十六岁正是谈婚论嫁的年纪,杨晚晴的出现让大家都觉得他们是天生一对。


她总是那般羞涩,让王源不忍拂她的面,只得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王俊凯如以往一般递过来的东西,甚至推了好不容易的聚会。


王俊凯趁着夜深,拉着人到庭外。


“你喜欢她吗?”


“晚晴吗?”


“嗯……”


“算不上喜欢。”


“但她是一个好人选。”


“你什么意思。”


“我们总要结婚的。”


深夜里王俊凯看不清王源的眼睛。


“王俊凯,你也会娶妻生子,我也会。”


王俊凯什么也没说,转身走进屋里,他太害怕看着王源的眼睛,夜色如水,他的瞳仁深不见底。


等王源回到屋子里时发现,王俊凯第一次背对着他睡。


#


王源觉得自己没说错。


他们再怎么要好也只能是朋友。


他们都要娶妻生子,他们没有那个资格也不能做到那般文君相如的私奔。


那还能怎么做。


王源静静的侧躺着,等到他听到王俊凯的呼吸声均匀后,戳了戳王俊凯的肩膀没了反应,这才挪近自己的枕头贴过去,头蹭着王俊凯的后背,沉沉睡去。


王俊凯睁开眼睛,转过身帮王源盖好被子,往旁边移了移。


#


他们再没有讲过一句话。


一个月后因为王俊凯的母亲的病,王俊凯告假回家。


一去一年。


王源只能偶尔从师父嘴里知道一些他的近况。


在王源成年那天,他收到了王俊凯传给他的消息。


只传给他一个人的消息。


纸上是一副画像


女子温柔的笑脸,弯弯的眉毛,还有红润的唇瓣。她的眼睛不知道是真的就是那般深情还是画者有意。


那汪深泉般的杏眼,和自己一模一样。


底下是王俊凯的一行小字。


我成婚了。


王源抚着画上那人的眼睛,深吸一口气,生生憋住了眼眶里未滚落的眼泪。


#


十九岁的王源生日后,王俊凯便带着一身雪气归来。


但是他只是回来收拾东西,第二天便即可出发,前往边疆戍守。


那是当朝兵役。


男子二十岁时,戍守原地区兵役三日。再作为卫兵戍守边疆。


只是王俊凯三日后作为卫兵去的那地方,匈奴多犯境,这会不会是永别,谁也不知道。


看着王俊凯深夜依旧亮着的烛火,王源走过去敲了敲门。


屋外寒风凛冽,屋内只是烛光通明,却不见得热上多少。王俊凯看着一年半未见的王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屋外十九岁的王源看着自己,就像第一次见到时那般。


屋内二十岁的王俊凯让王源忘了自己原本想说什么。于是王源低了头,闷声说了句话转身便走了。


“早点睡吧。”


原本还想好好看看王源的王俊凯,见王源走了,也回屋熄灭了烛光,躺在床上难以入眠。


即将到来的三天是对自己人生的考验,也是自己梦想实现的一个垫脚石。


我却开始害怕我再也见不到你。


所以在根本没必要回来的日子里,我依旧提早回到武术馆。


只为见你一面。


临别分离,却连一个拥抱都不敢要。


#


隔天王俊凯起了一个大早,准备提早赶路回家乡。却看到王源就站在自己房门口,早上露水又重,那人肩头已湿哒哒的一片,不知是站了多久。


王俊凯还是笑了笑,走向前去想和王源说声再见。


却没想自己还什么都没说,那人凑过来抱住自己,额头刚好抵在自己肩膀上。


愣了一会,王俊凯伸手回抱住他。


然后王源推开了他,转身离开了。


他甚至还没有看清楚王源的脸,他就离开了,毫不留恋。


过了许久,待到王俊凯回到家时,摸到自己腰间王源居然往里面贴了一张纸。


#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


#


枯桑虽已无叶但尚且知道天风的拂吹;


海水虽然广大不易结冰,可也知道天气的变冷。


枯桑且知天风,海水且知天寒,那你呢?你知道我想念你吗?


#


王俊凯驻守的边疆经常有匈奴侵犯,但在王俊凯和其他将军们的守卫下也使得边境区域里的老百姓太平了许多。


但又因他在匈奴里名气太大,几年后匈奴纠结了几个番邦一起攻打,迫不得已下王俊凯请求了支援。


支援紧赶慢赶在战争前一晚赶到。王俊凯骑在马上,看到迎面而来的王源,愣了好久。


是啊,他也到了服兵役的年纪了。


战争没有让他失去了原有的纯真样貌,他的模样倒是在鲜血的衬托下更加让人沉迷。


褪下铠甲,两人久别重逢。


围在篝火旁却不知该说什么。


大战在即,仿佛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篝火旁的王源没有说话,他一直看着风中摇曳着的火光,偶尔添一把柴进去。王俊凯一直都觉得王源的侧脸特别让人舒服,流畅的下颌线,鼻梁和唇瓣都恰到好处。


正看着身旁的人出神,就看到他转头,笑了笑,对自己说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梦见在我傍,忽觉在他乡。他乡各异县,展转不相见。”


他的眼睛,放了满满的星空,映着火光,和自己。


篝火正旺,王俊凯一把扯过身边的王源,低头吻住了他。


像末日的狂欢,也像在拼死挣扎着什么他们永远都不可能会拥有的东西。


忽然而至的王俊凯的气息灌满了王源的大脑,强烈的侵略意味和宣泄思念牢牢的掌控他的心,被迫闭上眼,黑暗里除了篝火跳跃的颜色,就只能感觉到王俊凯的味道和呼吸。


最后还是小心翼翼的回吻回去,揪着王俊凯的袖子不知道该怎么置放自己的双手。


#


看着将自己和王源团团围住的匈奴人,王俊凯和王源背抵着背


#


“小凯。”


“什么?”


“其实我更喜欢和你一起。吟诗作赋,抚琴唱歌。”


如同那日梨花雨凉,笛琴合奏。


#


“好,来世我们一起唱歌抚琴。”


如同那日落花微雨,悠扬婉转。


#


那么,我的后背就交给你了。


#


刚练完舞的王俊凯用纸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然后一个糯米团子就被带到自己面前。


小团子长得可像旺仔牛奶。


“你……你好,我是新来的练习生,我叫王源。”


“你好,我是王俊凯。”


#


来世我们一同唱歌。

评论
热度(259)
  1. 安静看文Purple-KR 转载了此文字
    来世我们要一起唱歌QUQ这一世你们要好好的在一起

安静看文

( •̀∀•́ )萌凯源的我

© 安静看文 | Powered by LOFTER